详细信息

        中国古代独创性发明──漆器(二)

        日期:2009年9月18日 14:27
        人民教育出版社 马执斌
         
         
         
         
         
          制造一件漆器,从设计到成型,要经过许多工序。昂贵的漆器上往往有铭文,记述漆工匠制作程序。如贵州清镇平坝出土一件西汉晚期的耳杯,铭文曰:“元始三年(公元3年),广汉郡工官造乘舆髹氵月画工黄耳培。容一升十六龠。素工昌、休工立、上工阶、铜耳黄涂工常、画工方、氵月工平、清工匡、造工忠造。……”这里所说的“素工”,就是制作木胎的。“休(髹)工”,就是漆工,负责初步涂漆;“上工”,也是漆工,负责进一步涂漆。“铜耳黄涂工”,就是负责在漆器上镶铜耳、铜箍和镀金的。“画工”,就是在漆器上画花纹的。“氵月工”,就是在漆器上雕刻铭文的,或负责将刚髹漆的器物放入“阴室”、照顾漆膜干燥的,目前学术界尚有争论,两说并存。“清工”,是负责清洗漆器,最后检验产品的。“造工”,是作坊的负责人。每道工序都由专人干,各负其责,这是古老的责任制。

          因为古人已经发现,漆在阴湿环境容易聚合成膜,膜干以后又不容易出现裂纹,防腐保护作用和艺术装饰效果会增强,所以秦汉时设置专门制作漆器的“阴室”。这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工艺技,历久不衰,并不断改革创新。

          《韩非子·十过篇》上说:“尧禅天下,虞舜受之,作为食器,斩山而财之,削踞修之迹,流漆墨其上,输之于宫,为食器。”在这里,韩非认为,漆器制作始于虞舜。但考古材料证明,韩非的说法有问题。

          1977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的第三文化层中发现了一件漆碗和一件缠藤篾朱漆木筒。这两件东西是目前所见最早的中国古代木胎漆器。

          漆碗,器壁较厚,敛口,圈足外撇呈瓜棱形。碗口直径9.2至10.6厘米,高5.7厘米,底部直径7.2至7.6厘米。壁外面有一层薄薄的朱红色涂料,微显光泽。经专家用光谱分析鉴定,其光谱图跟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漆皮的裂介光谱图相似,可以确认涂料的基质是中国生漆。

          缠藤篾朱漆木筒,长32.6厘米,直径9.4厘米,壁厚0.7厘米,是用整段木料加工成形后髹漆而成的。它的内外壁厚薄均匀,磨错得光亮洁净,横断面略呈椭圆形。在外壁上下两端缠有几道藤篾,起装饰和加固作用。外壁涂有朱漆,虽因久埋地下有所脱落,但残存的漆皮依稀可见,并有光泽。

          河姆渡遗址中出土的漆品是中国漆器艺术滥觞时期的标志性器物,由此揭开了中国漆器制造史第一页。它们在中国漆器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在长江下游地区,公元前3300年至公元前2200年,存在一种良渚文化。它因1936年首次发现于浙江省余杭县良渚镇遗址而得名。其分布区域南以钱塘江为界,西北到江苏常州一带,太湖地区是分布中心。此外,长江北岸的江苏海安县青墩上层也含有某些良渚文化的因素。良渚文化遗址也有漆器出土。如江苏吴江梅堰良渚文化遗址曾出土黑漆陶罐、浙江遂昌县三仁乡好川村良渚文化大型墓地发现朱红色漆器印痕、浙江余杭县反山和瑶山两处良渚文化遗址发现有漆碗和嵌玉高柄朱漆杯。

          以上列举的一些考古发现的漆器,它们生产的年代都早于虞舜时期。我国制造漆器的历史已有7000多年。

          跟纺织丝绸技术传播一样,制造漆器技术也是由中国直接或间接传向世界各地的。

          从汉唐时期,中国漆器和髹漆技术开始走出国门,最先传播到朝鲜、蒙古。在朝鲜北部出土大量汉代四川广汉郡官漆作坊生产的纪年铭漆器。蒙古的诺固乌拉古墓也出土不少汉代纪年铭金铜扣漆器,大多是蜀郡漆工的作品。日本正仓院至今还收藏着唐代漆器,如琴、剑和漆镜。这些珍贵文物是漆艺由中国传入日本的见证。日本夹纻佛像及其制法是鉴真和尚在唐朝天宝年间带到日本去的。宋元期间,日本又从中国引进剔黑、剔江、戗金漆器。

          中国漆器经中亚、波斯、阿拉伯,向西传到欧洲一些国家。新航路开辟后,中国与欧洲直接贸易,葡萄牙人、荷兰人、西班牙人等不断把中国漆器贩运到欧洲,深受欧洲人的欢迎。十七、八世纪以来,欧洲各国先后仿制中国漆器成功。当时法国的罗贝尔·马丁一家漆器作坊的制品享誉欧洲大陆。随后,德国、意大利的漆器业相继兴起。最初,欧洲人生产的漆器风格仍旧带有中国特点,欧洲人称之为“洛可可”艺术风格,就是中欧混合体。

          总之,漆器的发明,是中国对于世界的一大贡献。

                                              ——转载自人教网

        所属类别: 生漆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