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中国古代独创性发明──漆器(一)

        日期:2009年9月18日 14:26
        人民教育出版社 马执斌

         

         

          2006年,中国教育学会历史教学专业委员会年会在湖南长沙举行。会议安排全国各地的代表参观马王堆汉墓。在马王堆汉墓博物馆里,大家面对琳琅满目,“镶金嵌银”的漆器,尤其是那件漆纚纱帽和盛它的色彩灿烂、庄重华丽的漆奁,都赞叹不已。这种漆器是中国古代一项独创性发明。

          所谓“漆器”,就是用漆涂在各种器物表面制成的器具。漆器不仅色泽明亮,光彩夺目,高雅华丽,而且具有防腐、耐酸、抗碱的特性。它跟瓷器一样,同属古代中国人民在化学工艺和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漆器用途广泛,可以说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例如饮食器有杯、盘、碗、勺、匕等;妆奁器有奁、盒、梳、篦、鉴等;礼器有鼎、豆、壶、簋、觚等;乐器有琴、瑟、鼓、笙、箫、笛、竽等;兵器有盾、甲、弓、弩、矢等;马车器有车舆、车辕、车伞盖穹和马饰等;家具有案、几、床、箱、屏等;葬具有棺、椁、俑、镇墓兽等。

          制造漆器的主要原料是漆。“漆”是什么东西呢?漆的本字为“桼”。东汉许慎撰写的《说文解字》释“桼”字曰:“桼,木汁也,可以髹物,从木,象形,桼如水滴而下也。”清代段玉裁注曰:“木汁名桼,因名其木曰桼。今字作漆而桼废矣。漆,水名也。非木汁也。”从漆字可以看出,漆就是从漆树身上割取出来的汁液。

          漆树属落叶乔木,叶系羽状复叶,呈椭圆形。漆树可高达10余米,大者树干直径在30厘米以上。它主要生长在亚洲温暖湿润的亚热带地区,如中国南方、越南、朝鲜、日本和缅甸等地。

          漆树生长5至10年左右就可以割漆。割漆季节在4月至8月,以三伏天割取的漆质量最佳。采割生漆,只要用刀在树皮上割开“V”或“一”字形状的口子,找到树皮深层的漆液沟,就会有漆液流出来。漆液是乳白色粘稠液体,即生漆或天然漆,俗称大漆。生漆在日光下一边搅动一边照晒脱水,并与空气接触发生化学变化,逐渐成为深色粘稠的流体,称为熟漆。

          漆的主要成分为漆酚、漆酶、胶质和水分。漆酚是生漆最主要的成分,起结膜作用。它的含量多少,决定着生漆质量的优劣。漆酶在生漆中含量有限,它能使漆酚干得快、早结膜。至于水分和胶质,因各地区气候、土质、树龄的差异,在各地所产的生漆中含量会略有不同。

          天然生漆必须经过加工提炼才能应用,所以制漆很重要。我们祖先常常往漆里掺加桐油,制成油漆。桐油是从我国特产油桐树种子中榨出来的。它是一种干性植物油,主要成分为桐油酸C17H29·COOH。桐油干后也能结成膜。桐油膜比漆膜还要亮,但抗老化性能不及漆。漆的产量比桐油产量小得多,成本也高得多,将桐油掺入漆中,既可以稀释漆,改善漆的性能,又可以降低成本。利用桐油和漆都能结膜的共性,把二者合用,使其彼此取长补短,这在化学技术史上是一项卓越的创举。

          我们祖先还以各种颜料配漆,制成彩漆。《漆器考》上说:“漆汁原为无色透明之液体,今兹所显彩色,乃各种颜料配合而成。”现在我们所见漆器上的颜色,一般说是用熟漆和金属氧化成分的色料(即矿物质)混合而成的。用矿物盐基性金属化合物颜料,如银朱(朱砂)、赭石、石青、石绿、石黄(雄黄)、铅粉和煤烟等,可以防止天然漆中的漆酸在调和中起化学反应。颜料使漆的涂膜具有某种色彩和遮盖力,并可以提高漆膜的强度,从而耐久、耐磨,还可以防止紫外线穿透,延缓漆膜老化进程。

          原始先民们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漆黑恐怖的寒夜,迎来一个又一个辉煌灿烂的晨光,尤其是那红艳艳的旭日,给他们带来的温暖和光明;原始先民亲眼目睹新生婴儿临盆血光,鲜红色伴随生命出现,给人们带来无限美好的希望;原始先民们在出击狩猎和血族复仇的过程中,用石球将猛兽砸得血花四溅,挥石斧将仇敌头颅斩断,那刺激的红色,验证着勇敢和力量。或许正是这些原因,黑红两色对原始先民刺激尤深,故其最受重视。

          《韩非子·十过篇》记载:“禹作祭器,墨染其外,而朱画其内。”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古代漆器,以黑、红二色最为多见。红漆是古人往漆里加银朱制成的。黑漆是古人往漆里加木炭兽骨灰、铁锈水、油烟等制成的。

        所属类别: 生漆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